“明星”“名劇”受追捧 海南商演市場消費潛力漸凸顯

發布日期:2019年10月08日

 

 

9月27日,備受期待的英國原版音樂劇《貓》即將在海口上演。這部享譽世界的經典劇目自首次發布將在海南巡演的消息以來,就引起高度關注,前期售票更是人氣火爆。

 

 

 

作者 | 尤夢瑜

來源 | 海南日報

 

在中國演出行業協會發布的《2018中國演出市場年度報告》中,從市場大數據、市場總體分析、市場主體機構運營情況、主要市場類型概況、市場用戶特征五個方面對2018年中國演出市場進行總結分析。數據顯示,2018年演出市場總體規模已達到514.11億元,演唱會市場號召力強勁,同時票務市場呈現出許多新特征。

 

海南的商業演出市場相較于內陸城市發展較慢,但春去秋來,多年耕耘的土地總有發芽的時刻。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海南各類商業演出有了明顯增加,從而勾勒出海南商演市場的“輪廓”。

 

 

市場潛力小面積爆發  

張學友個唱成海南商演發展“分水嶺”

 

 

關注海南文化演出市場的觀眾們會有一個明顯的感受:2018年11月的張學友海口演唱會后,海南的各類商演項目有了明顯增加。這場演唱會似乎成為海南商演市場發展過程中的一個“分水嶺”。而在海南首演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負責人王振看來,比起“分水嶺”,這場演唱會對于業內人士而言更像是“導火索”。

 

張學友海口演唱會海報

 

 “在此之前,海南也有很多公關公司做劇目引進,但主要是針對公司客戶,例如幫助金融公司、房地產公司去做一些回饋客戶的演出等。”王振介紹,這樣的操作模式對于公關公司或演藝公司而言一來省心省力,二來風險更低。

 

隨著本地觀眾文化消費意識的覺醒,許多公司開始思考轉型——直接面向一線消費者來做商演。在這樣的趨勢之下,張學友演唱會的火爆讓從業人員看到了本地的市場潛力。2018年底,王振和朋友們將演藝經紀業務從原本的公關公司業務中分離,專心做劇目引進。不少外地演藝經紀公司也開始進入海南市場。

 

據海南省旅游和文化廣電體育廳相關人員介紹,2018年海南全年有12個項目落地并正式運營。這12個項目包含第一屆“三亞國際音樂節”、太陽馬戲、華人國際日月廣場劇場、觀瀾湖演藝劇場、三亞檳榔河紅色娘子軍、三亞紅樹林酒店駐場演藝、儋州東坡樂坊、海南建省30周年海口巨星演唱會、2018年張學友中國巡回演唱會、三亞千古情《大地震》、2018海口草莓音樂節、中視文化歡樂演出季等。截至2018年12月底,12個項目演出828場,接待觀眾70.3萬人次,收入3893.36萬元(其中不含第一屆“三亞國際音樂節、海南建省30周年海口巨星演唱會、2018年張學友中國巡回演唱會、三亞千古情《大地震》收入)。

 

 

“明星”“名劇”更吃香  

《戀愛的犀牛》海口站單場票房華南奪冠

 

 

過去一年里,海南的演藝經紀公司陸續引進《三體》《威尼斯商人》《龐氏騙局》《戀愛的犀牛》等多部劇目。市場消費能力也在逐步顯現:2019年5月18日、19日上演的《戀愛的犀牛》海口站單場票房收入成為該劇近幾年來在華南演出市場的冠軍。

 

《戀愛的犀牛》

 

在談到消費力時不可避免地就要談到觀眾的喜好。當“碎片化”成為時下人們的生活標簽,這也意味著紛繁的商演市場也面對著日益嚴重的分化。從業人員們表示,無論審美偏好如何不同,年輕族群毋庸置疑成為目前海南商演市場的主力觀眾。

 

那么,海南的觀眾又喜歡看什么呢? “首先是明星,在內陸省份,人們對‘明星’的概念包括了明星制作人、明星導演、明星編劇等等,但海南觀眾還是更認可舞臺上的‘明星’演員。”王振說。

 

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由于人口總量少,為求“穩妥”,來海南演出的明星應是“老少通吃”型,而并非只是在某一群體中受歡迎。

 

除了“歌神”張學友,由海南晨曜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引進的《暗戀桃花源》也非常能夠說明海南觀眾對于“明星”的喜愛,黃磊、何炅的參演無疑為該劇增加了分量。

 

《暗戀桃花源》

 

但這也并不代表有明星的演出就一定會場場“大熱”。“《龐氏騙局》有蔣雯麗、戴軍的加盟,上座率也達到了八九成,但距離我們預期還是有些差距。”海南晨曜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嚴晨櫻說,海南文化市場的消費力距離內陸省份還有較大差距,特別是對于新興作品的接受度。這也正印證了業內人士對于海南觀眾的另一點觀察,即除開明星要素,引進劇目應是在國內外已經家喻戶曉的作品,《暗戀桃花源》《戀愛的犀牛》《貓》等劇目的火爆正是如此。

 

業內人士認為,海南的商演市場消費潛力正在凸顯,但也不可因為個別劇目的火爆就認為市場擁有了普遍性的消費力。海南文化消費市場剛剛興起,觀眾們有著較為明顯的“口味”挑剔。

 

 

海南市場有待培育 

渴望劇院專業化程度再提升

 

 

不難發現,對演藝經紀公司而言,為海南市場引進劇目依舊有幾分“賭”的意味。在演藝產業成熟的地區,不同的劇目其受眾群體的大致規模、可能收到的反響、劇目的宣推等方方面面幾乎已相對“定式”,而面對新興市場,即便公司在內陸省份已運作多年,但嚴晨櫻表示,在海南,他們仍處在“摸著石頭過河”的階段。

 

 “賭”是因為觀眾的偏好,也因為引進的成本。不少海南觀眾都反映,海南的商演票價偏高。業內人士也透露了高票價背后的原因:由于地理關系,劇組來海南演出的交通成本與時間成本都有所增加。這也成為海南演藝經紀公司在引進劇目時常常遇到的困難,比起“穿越海峽”運人、運道具來瓊演出,劇組更偏向在內陸各城市間進行演出,于劇組而言,其收益往往并無太大差別。

 

 “我們期待政府可以多給予一些政策上的支持,讓我們更有信心在海南長期發展下去。”嚴晨櫻說。

 

王振表示,目前海南的演藝市場同行競爭尚不到“激烈”的程度。除了同樣希望政府可以在政策上予以支持也期待海南在劇院的專業化程度上可以有所提升。這種“專業”不僅體現在硬件上,也體現在管理等方面。

 

據悉,海南國際會展中心東方環球大劇院2018年上半年承接商演2場,共演出4場次。2018年下半年承接商演6場,共8場次。2019年截至目前,承接商演3場,共7場次。此外,從2019年9月20日起到12月31日,該劇院已經被預訂了9場,共16場次演出。

 

管中窺豹,海南商演市場的發展趨勢是顯而易見的。“希望這些演出可以更加常態化和日常化,最好能和文化旅游進行深度的融合。演出除了藝術屬性之外,毫無疑問還具有商業屬性,期待演出市場能在海南有更大的空間和觀眾,使得演出市場更有可持續性,從而形成一個良性的循環機制。另外,我也希望能看到更多的本土題材的演出和本土團隊的創作,而不僅僅是從島外引進已經成熟的商業演出劇目。”海南大學青年學者汪榮說。

 

作為海南本土演藝經紀公司的經營者,王振也希望從業人員不要將演出當作純粹的“商品”來經營,而是真正沉下心來深耕這一市場。他本人也盼望未來時機成熟時,能立足本土去制作面向東南亞等地區的原創作品。

 

毋庸置疑的是,海南在培育演出消費市場的過程中,需要文化企業、觀眾、劇院劇場等產業鏈上各個方面的“全員參與”,以此創造更為有序、成熟的演出環境,培育更加富有營養的文化土壤。

 

 

協會新聞
行業新聞
 
扑克牌魔术教学 广东快乐10分计划大全 天津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1宁夏11选5推荐号码预测专家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彩控 福建36选7预测图 北京赛车时时彩网址 辽宁快乐12开奖走势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足球博彩网 湖南快乐十分总动员开奖结果